李建臣:新文明驱动新音乐


来源:中国音协网     时间:2017-12-01 10:30:17    编辑:张录勇

尊敬的波兰朋友、日本朋友,各位领导,各位音乐家,各位嘉宾:大家好!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今天,我们再次相聚在东郊记忆,共同探讨推动音乐产业发展的话题,令人倍感亲切!首先,对峰会的隆重召开表示诚挚的祝贺!对峰会主办单位、支持单位和承办单位的同志付出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特别对远道而来的国际友人表示热烈欢迎!

当前,我们正处于继往开来的新时代。一个月前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提出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规划了到本世纪中叶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吹响了新时代中华民族走向振兴之路的进军号角。特别是,十九大提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等科学论断,对我们文化领域具有重要的现实性、针对性和指导意义。

从全球范围看,人类文明正在走向新阶段。习近平总书记讲话指出:“纵观世界文明史,人类先后经历了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革命。每一次产业技术革命,都给人类生产生活带来巨大而深刻的影响”。寥寥数语,勾勒出了人类文明发展历史的轮廓,揭示出人类文明正在走向一种新的形态,即建立在数字技术基础之上的信息社会,我们不妨称之为数字文明。

近20年来,我们对数字文明已经有深切感受。它汹涌澎湃席卷全球,荡涤着一切固有传统文明。在这场文明形态大迁徙的过程中,许多传统行业产业,不仅边际变得越来越模糊,甚至被打碎、消失,而且传统社会中的各种文明形态——经济、文化、科技、教育、法律、艺术以及社会治理方式等,都必然在这场风暴洗礼之后重新洗牌,重构新秩序和新生态。特别是在以互联、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为标志的数字文明1.0取得丰硕成果,进入以虚拟技术、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为标志的数字文明2.0阶段,人类的文明形态将进一步发生革命性的改变。几乎全部的体力劳动和大多数的脑力劳动都将被技术成果所取代。

在新的文明形态下,文化艺术的创造、传播和消费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首先,文化创造的主体已经不再仅仅局限在象牙塔里,而是遍布到了全社会。任何草根都有机会脱颖而出,突破各种有形和无形的阻碍,展示自己的文化创作力。比如文学创作。据统计截止2016年年底,国内40家主要专业网站提供的网络文学作品数量是1400余万种,作者1300余万人,文字日均更新量超过1.5亿字。《甄嬛传》《芈月传》《琅琊榜》等大量产生广泛社会影响的作品都来自网络文学。音乐领域也一样。近年来有数以百万计的歌者在网络中跃跃欲试或大显身手,而且大批的优秀网络歌手如雨后春笋脱颖而出。《老鼠爱大米》《东北人都是活雷锋》《2002年的第一场雪》《两只蝴蝶》等大量群众喜闻乐见的歌曲也都通过网络走进千家万户。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文化的源头本来就在活生生的社会实践中。人民群众当仁不让应该成为社会文化创造的主体。

其次,文化的创造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数字技术已经渗透到音乐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如智能作曲、智能乐器、智能音箱、智能演奏、电声合成等等,不仅为文化创造提供了全面的技术驱动,而且触发行业变革,创新商业模式,推动音乐产业融合业态向纵深发展。

前不久央视播了一次音乐人与机器人的PK。机器人叫Teo,来自意大利。第一场PK是幕后弹琴,钢琴演奏肖邦的《幻想即兴曲》。今天在座的嘉宾有波兰肖邦文化交流基金会主席张光明先生、副主席Mieczyslaw先生和Danuta女士,肯定对这个乐曲非常熟悉。音乐人和机器人各弹一次,普通听众很难准确区分。钢琴演奏家郎朗根据其中一个演奏得太完美、另一个弹错一个音符做出了正确判断。这个场景不禁让我想起唐朝诗人李端的诗句“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那个弹筝的怀春少女为了博得周瑜回眸一顾,故意把某个音符弹错。第二场PK弹奏速度,演奏俄罗斯作曲家科萨科夫的《野蜂飞舞》。结果机器人以2秒之差取胜。这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这个机器人有53根手指,比人的十个手指从容多了。第三场是郎朗等人与机器人合作演奏《彩云追月》,效果非常完美。机器人不仅对答如流配合默契,而且还不失时机地朝观众抛媚眼、做鬼脸。

去年阿尔法狗战胜世界棋王李世石,引发了全球轰动。实际上数字技术挑战人类智商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现在人工智能不仅在航空航天、交通运输、医疗卫生等许多领域广泛应用,而且正在向人类的情商和艺术创作高地发起冲击。机器人既然可以编辑、写稿、作诗、绘画,那么创作出优美旋律的日子还会远么?

2010年3月9日,日本东京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个人演唱会。演唱会使用了3D全息投影技术。演唱者是一个虚拟歌星。声音则是在一个歌唱家声音的基础上人工合成而成。演唱会门票瞬间被抢购一空,数万人通过网络付费观看了直播。虚拟歌星骤然间掀起热潮,圈粉无数。此举开创了全新的演唱模式和理念。前不久,为纪念邓丽君逝世22周年,日本又一次利用3D全息投影技术再现了邓丽君形象。一曲《我只在乎你》震惊了全场,情到深处,真假难辨,仿佛时光穿越,全场观众泪飞顿作倾盆雨。今天在座的有日本音乐家二条夜子女士,电视制作人朝丘英哲先生,有机会可以给大家再做些详细描述。

文化传播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农耕文明条件下,再好的艺术形式也只能在王榭歌台或大街小巷中游走。工业文明使之发生深刻变化。再与大家分享一段音乐史上的轶事。故事背景小贴士:美国发明家爱迪生1877年发明了留声机;美国工程师别尔利赫尔1888年录制了世界上第一张唱片,此唱片现存于美国华盛顿国家博物馆;美国录音师盖斯伯格1903年来到中国,录制了470张唱片,揭开了中国唱片录制的序幕。

话说1902年,盖斯伯格来到了意大利米兰。他发现一个歌唱天才卡鲁索,便提出给他录一张唱片。卡鲁索不知录制唱片是何意,便提出需要补偿100英镑。盖斯伯格一请示,美国公司坚决反对。盖斯伯格便自己掏腰包付给卡鲁索100英镑。唱片录制完成后送给卡鲁索听。卡鲁索听后大吃一惊,问这是谁唱的?说自己从未听到过这么高水平的歌唱作品。而盖斯伯格面对一堆唱片却有些犯难:要收回成本,必须至少卖掉2000张唱片。然而结果完全出乎他意料,最后他竟卖出了一百多万张!美国公司也靠它发了一笔横财。听众们则开始意识到,原来歌声还可以原汁原味地保存在一张圆盘上,而且还可以在家里听。这个事情使整个音乐市场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具有开创性意义。卡鲁索是被帕瓦罗蒂尊为绝无仅有、空前绝后的歌唱家,不仅音色音质之完美独一无二,而且男高音、男中音、男低音通吃。可是如果没有大众传播技术,他便只能现场演唱,无法将声音传之于世。

今天,在数字文明条件下,文化传播方式再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从国内看,据《2017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发布,中国数字音乐的产业规模约530亿元,占音乐总产值3253亿元的16%。从全球看,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2015年全球数字音乐收入占音乐产业总收入45%,首次超过实体音乐(39%)。2016年全球数字音乐收入增幅17.7%,占全球音乐总收入的50%,可谓独占鳌头,一枝独秀。

文化的消费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互联网、大数据和云技术,使得专享曲库、高品质下载、音乐云盘等各类服务广泛出现。特别是利用AR/VR技术可以创建各种不同的场景,为音乐欣赏创造出许多沉浸式新体验。比如听自然风光的音乐时,可以呈现高山流水野鹤闲云的画面;一个人在家里,借助VR手段,可以获得置身演唱会的现场感受。这对传统的演唱会模式又是一个颠覆。

电影业有一句广告语:是看一部电影还是进入一部电影?这句话用到音乐领域同样适合。人工智能与虚拟技术的应用,不仅可以创造出身临其境的演唱会现场感,还可以开发出新的互动模式,让我们从某个入口进入,去领略一个前所未见的娱乐空间。

刚才会前播放的片花中,提到成都有2300年的建城史。这不禁让我想起了2300年前的另一件事,即孟子和齐宣王的一段对话:

孟子:“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乎?”

齐宣王:“不若与人。”

孟子:“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

齐宣王:“不若与众。”

但是今天,数字技术让“独乐乐”达到了“与众乐乐”同样的效果。看看充斥在我们身边的“胶囊KTV”、“全民K歌”、酷狗直播、“唱吧”等五光十色的音乐消费形式,真是远远突破了人们传统的想象力。

为推进我国音乐产业健康和快速发展,八年前总局(总署)开始设立国家音乐产业基地。两年前又发布了《关于大力推进我国音乐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对推动音乐产业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总局的大力推动下,今年5月,两办印发的《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首次明

将音乐产业发展列入重大文化产业工程之中。同样在总局推动下,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也将“促进音乐产业发展”列为重点内容。前几天,总局局长办公会通过了《中华民族音乐传承出版工程实施方案》。这是列入总局《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发展规划》的重大项目,工程即日启动。在总局的支持和带动下,许多地方出台了促进音乐产业发展的鼓励和支持政策。我国音乐产业正迎来一个蓬勃发展的春天。


当然,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音乐产业在质和量方面都还存在较大差距。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音乐市场规模排名全球第12位,产值是美国的1/26。与一衣带水的近邻日本相比,也有不小差距。日本的文化创造力很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上世纪60年代,日本发明了卡拉OK。30多年后,1989年北京街头出现了第一家卡拉OK厅。今天,我们的卡拉OK产值约900亿,已经占到我国音乐总产值的27%。此外,CD、VCD、blueray蓝光、Walkman随身听等音乐产品都诞生在日本;mp3诞生在韩国,iPod诞生在美国。所以说,我们该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我们的文化创造力还亟待提高,我们还任重道远。

对于我国音乐界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谁能告诉我今天有什么纪念意义?没有人知道?那我告诉大家:90年前的今天——1927年11月27日,中国国立音乐学院在上海成立,揭开了中国近代音乐教育和音乐研究的序幕!90年后的今天,我们再一次撑起风帆,开启了新的航程。预祝我们的音乐产业能够在振兴民族文化、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发挥我们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做出更大贡献!

谢谢大家!

 
  • 中国朝鲜族音乐研究会
  • 钢琴学会
  • 录音艺术与唱片学会
  • 合唱联盟
  • 音乐治疗学会
  • 奥尔夫专业委员会
  • 吉他学会
  • 电子键盘学会
  • 室内乐学会
  • 小提琴学会
  • 高校联盟
  • 现代艺术
  • 魔笛音乐
  • 新浪娱乐
  • 爱乐教育
  • 吉他中国
  • 中音在线
  • 大麦
  • 湖南文艺出版社
  • 柏斯琴行
  • 鄂尔多斯世界音乐狂欢节
  • 乐动北京
  • 中音公司
音协网络部:010-84921442、84921443 音协考级办:010-59759641(传真)、59759642、59759643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音乐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736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