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奖评委范竞马:不要“牺牲”在选曲上


来源:中国音协网     时间:2017-12-08 22:54:50    编辑:张录勇

视频:金钟奖评委范竞马:不要“牺牲”在选曲上

NO.1

问:选手应该做怎样的准备,来迎接重大的、专业性的声乐比赛?请您给一些建议。

范:最重要的就是,如果我们以后的赛事一定规定要有中国曲目的话,就要把准备中国曲目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要求和规则。这样才能确保中国歌曲的严肃性。现在给我的印象是是,因为规定了要唱中国曲目,选手就必须选一个中国曲目,而且选择曲目十分重复。当然也有客观原因,中国歌曲不好选,选的量也不多,不像西方的歌剧,有大量的文献可以去选择,大量的示范版本、大师的版本都能找到。然而中国歌曲只有很少的演唱范本。就艺术歌曲的演唱范本,你说哪个是范本?顶多是几个歌唱家的范本。但这些范本都没有一个“规格”,没有通过一个专业的机构、机制把它规范化。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非常值得我们的艺术院校、音协考虑:把中国的歌曲、咏叹调、歌剧提升出一个大家认可、可以复制的规格。

这个规格不只局限于中国这个地域,而是要跟国际接轨的,和国际艺术歌曲的演唱是同一个层次和规格。这个规格应全部包含乐谱创作、伴奏、配器、语言、表演等,它是一个综合体。这需要大量的人去做,需要我们的教育机构包括艺术院校、音乐学院等机构去做这个事情。

还有一方面的建议:有些选手为了迎合比赛,把一首本来非常好听的歌曲,比如说《小河淌水》这么美的一首歌,给变奏了,加了好多花腔,很多高音,把原来大家印象深刻的、那么美丽的一首小歌,唱得面目全非。再比如《绒花》,那么经典的一首电影插曲,也是加了很多变奏和花腔,我觉得这个完全没有必要。你可以创作一首好的,专门为某一个女高音花腔来发挥的这么一个歌,但不要把过去这些经典的作品拿出来,贸然对它改编,我觉得这个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也是一种投机取巧的行为,甚至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对音乐作品的破坏。当然,换个角度考虑,似乎也不能怪选手,选手他要有歌唱,他要发挥,可《绒花》这样的作品怎么发挥?于是就各种“加花儿”。我期盼以后的比赛上,也有人能有“规格”地唱中国歌曲,比如胡适词、赵元任曲的《小诗》这种简单的歌。其实外国音乐作品中那么多经典的作品,像舒伯特、施特劳斯的艺术歌曲,都很简单,声音也不高,就到F,或者F都不到,但是上百年人们都是这么唱的,就形成了一个演唱规格。

NO.2

问:您刚才讲到了一个技术层面上的问题,选手在参加赛事的选曲要适合自己,不一定是大的、强的作品就是好的,对吗?

范:对。但是学生似乎没办法,这个是要老师把关的。我认为是老师不把控,或者故意不把控,我相信很多老师都知道,大家都这么做,他们也就入乡随俗了。

NO.3

问:结果选手会超出声音负荷?

范:对,超出声音负荷,这种现象很多。很多时候,尤其是中低声部,唱完以后我觉得他们就马上要牺牲掉了,反正金钟奖完了我就不干了,唱坏了拉倒,就这种感觉,拼了命了。当然,年轻人,第二天或几天就恢复了嗓子;但是如果长期这样下去,你的嗓子,你的音色就毁掉了,你一定要相信唱歌是一门科学,很多嗓子本来很好的,你老这么唱的话,几年以后好嗓子就没了。所以我经常讲一个故事,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美国曼哈顿到处“唱堂会”的时候,跟很多演员同唱,他们的个儿都比我大,声音却都比我小。我那时候还瞧不起他们,心想他们这么大的个儿,这么好的嗓子,怎么都唱那么娘娘腔,小里小气的。但是十年以后再看,大部分人已经唱威尔第了,甚至唱瓦格纳了,十年以后见分晓。但是当年的大嗓门,唱威尔第的,全都消失了,唱不动了。

NO.4

问:就像百米冲刺的赛跑和马拉松,其实在马拉松跑到最后才是音乐事业的一个终点?

范:对。所以我要说:凡是把注意力聚焦到眼前利益的,都走不远。不管是艺术还是其他行业,只看到眼前利益,使劲盯着眼前利益,太在乎这个,都走不远。劝这些选手把参赛当成众多事情中的其中一件事情,定位于来这里操练一下、见见世面,仅此而已

NO.5

问:就是抱一个平常心?

范:那么多人给你喝彩,那么多人看你演出,就很好了。平时不是没这样的演出机会吗?你要本着这个心态,能够站在舞台上就是一次很好的一个机会,这样反而能更好发挥。不要想得太多,不要太为得失痛苦。来日方长,谁笑到最后谁是赢者。

NO.6

问:这可不可以也当成是您送给那些唱得好、认真准备但却落选的选手们的话?

范:对。希望还在那儿,我建议搞一个金钟奖落榜之星音乐会,觉得这个事对选手更负责一些,再就是可以有点幽默的,不是说落榜好惨。就是一次比赛,不必太在意。当然对某一个年龄层次的选手而言,就剩最后一次机会了,也能够理解;但也要纵观全局,从宏观层面看金钟奖,要始终清楚我们的导向是什么。我们是培养音乐艺术人才的,我们要唱歌曲背后的语言,唱背后的文化,而嗓子只是一个载体,背后承载着一个选手综合的艺术水准。嗓门大,可能眼前会占点小便宜,但要走得远的话,还有很多功课要去做。

 
  • 中国朝鲜族音乐研究会
  • 钢琴学会
  • 录音艺术与唱片学会
  • 合唱联盟
  • 音乐治疗学会
  • 奥尔夫专业委员会
  • 吉他学会
  • 电子键盘学会
  • 室内乐学会
  • 小提琴学会
  • 高校联盟
  • 现代艺术
  • 魔笛音乐
  • 新浪娱乐
  • 爱乐教育
  • 吉他中国
  • 中音在线
  • 大麦
  • 湖南文艺出版社
  • 柏斯琴行
  • 鄂尔多斯世界音乐狂欢节
  • 乐动北京
  • 中音公司
音协网络部:010-84921442、84921443 音协考级办:010-59759641(传真)、59759642、59759643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9-2018 中国音乐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736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