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
协会首页 本届首页 活动章程 热点追踪 初赛评委 活动视频 活动图集
 
音协首页 >> 活动首页 >> 第三届热点信息

    依托当地丰富而深厚的民族文化资源,贵州省凯里市连续举办三届“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并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凯里正是通过积极搭建文化交流与展示的平台,力图探索出独特的文化发展模式,并建立起文化发展品牌。

  一场民族音乐盛宴

  7月23日,酝酿已久的民族音乐盛宴——第三届“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州府凯里拉开帷幕。当天,上千名市民不约而同地聚集在该市具有地标意义的万博广场,等待比赛开场。特色鲜明的民族服饰与极具地方韵味的民歌交相辉映,或站或坐的观众不时发出阵阵掌声。一位潘姓观众说:“黔东南民族文化活动多,但如此高级别、大规模的音乐活动更值得期待。”

  据了解,“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由中国音乐家协会高校音乐联盟及音协相关委员会与凯里市委、市政府共同主办,2010年开办至今已是第三届。凯里市委副书记周文锋表示,大赛开展以来,已成为当地的一场文化盛宴,对丰富当地群众文化生活具有重要意义。

  此次比赛分为吹管类、拉弦类、弹拨类,以及苗族特有乐器芦笙四类。前三类分A、B两组,吹管类和拉弦类每组30人,弹拨类每组40人。“之所以分为A、B两组,是基于不同的专业水平。”大赛评委之一、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邓建栋说,A组选手来自全国9所音乐院校,水平较高,而B组选手则主要来自综合类大学,整体水平略逊于A组。

  评委们一致认为,本届大赛相较前两届已有很大发展。这些发展包括参与院校和选手更多、水平更高、影响也更大。

  7月28日,芦笙类决赛在黔东南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几天里静坐品评的评委们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或录像,并小声地交谈,发出会心的笑声。“芦笙比赛新鲜,有意思,太震撼了!”比赛结束后,大赛评委之一、中国音乐学院教授王中山说。

  一张城市文化名片

  7月26日,第三届“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弹拨类B组决赛结束后,选手孙桥枫与曹依依并排坐着等待结果。最终,曹依依拿到了银奖,孙桥枫则无缘三甲。面对成绩,两位小姑娘都很平静,她们说:“能拿奖最好,拿不到也无所谓,可以积累经验。”在她们看来,能进入决赛,并得到知名评委的点评,这就足够了。

  王中山认为,对很多学生而言,能通过“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这一平台展示自己的音乐才华,为将来更大的发展找到出口。“毕竟‘金钟奖’等比赛要求更严,很多学生奋斗几年甚至一辈子都不能踏上那个平台。”他说。

  当然,作为音乐人,王中山更关心此次大赛对民族音乐发展的意义。芦笙类决赛时,王中山几次拿出手机拍摄,并和旁边的评委交流自己的想法。王中山表示,国内专业院校都未设置芦笙专业,以致少数民族地区像芦笙这样原生的、丰富的、鲜活的民族音乐缺乏展示平台。

  “‘金芦笙’比赛很好地彰显了贵州丰富多彩的民族生活,让人非常难忘。”王中山表示,此次比赛对于专业音乐院校开阔民族音乐教学视野、丰富民间民族音乐体验具有重要意义。“专业音乐院校着重跟随时代步伐,与国际接轨,却与本土民间存在着某种脱节。”他说,“专业音乐院校应该走入民间,感受民间丰富多姿的音乐形式,进行交流和学习。”

  在感受芦笙表演带来的震撼之时,王中山也看到了芦笙表演存在的不足。他说,从专业角度看,芦笙似乎更适合群体演出,那样能表现出宏大的气势,也能表达少数民族粗犷豪放的性格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而就技术而言,芦笙还有其难以逾越的障碍。芦笙强烈的民族性很具吸引力,其鲜活的表达方式也很令人震撼,但时代性还不够,专业性也需加强。

  王中山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贵州民族音乐专家王承祖的证实。“芦笙教育并无教材,每个人的传授方法也略有出入。”79岁高龄的王承祖说,他希望,大家能坐下来,一起认真研究,统一标准并编订教材。现在,贵州大学、凯里学院等贵州本土院校把芦笙教学引入了课堂,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对于保护芦笙文化意义重大,希望能在此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比赛期间,中国音乐家协会高校音乐联盟副主席李云涛也来到凯里。他表示,黔东南民风淳朴,文化保存良好,将会很好地激发前来采风的音乐家们的创作灵感。“此次活动对推动民间音乐的发展意义重大,也能让外面的人更多地了解黔东南,了解贵州。”李云涛说,“如长期坚持下去,必将是凯里一张响亮的文化名片。”

  一幅民族文化蓝图

  大赛期间,参赛选手走进社区进行文艺表演,各地方艺术团体纷纷到凯里参加民族文艺会演,专家学者们则组团到民间感受黔东南丰富深厚的民族民间文化……“黔东南少数民族歌舞荟萃展演”、“民族器乐进社区文艺演出”、“我与大师同游苗乡侗寨”中学生民族器乐夏令营等一系列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情的文化活动,丰富了第三届“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暨民族文化活动周的内容。

  凯里市委副书记周文锋表示,黔东南州州府凯里是一座民族文化宝库,但长期藏在深山无人识,因此需要借助“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这样的品牌活动向外界推广。“活动汇集了国内民族音乐领域的大家名家,这对黔东南的发展将会产生很大的推动作用。”周文锋说。

  事实上,在凯里所描绘的民族文化发展蓝图中,“金芦笙”中国民族器乐大赛暨民族文化活动周并非个案。长期以来,凯里大力推进文化体制改革,连续举办了12届“中国·凯里国际芦笙节”,当地的苗族刺绣工艺、织锦工艺、芦笙制作工艺先后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今年5月,来自全国各地的110名苗族文化学者齐聚凯里,围绕苗族文化发展等主题进行交流讨论并达成了“凯里共识”。贵州省苗学会常务副会长杨培德说:“凯里完全有可能成为世界苗族文化的火车头,集中最优秀的苗族文化,然后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推广。”

  凯里的民族文化发展蓝图,正在一步步构筑。7月13日出台的《中共凯里市委关于推动民族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实施意见》指出,凯里市将举办好“银饰刺绣博览会”、“甘囊香国际芦笙节”、“巴拉河消夏旅游节”等旅游节庆品牌活动,挖掘以侗族大歌为代表的传统民族文艺资源,并打造一系列文学艺术精品工程,建立文化产业发展基金和专项扶持基金,成立文化产业公司,多元化多渠道地进行文化品牌建设。

  7月28日,中国文联副主席徐沛东应邀举办题为《音乐的继承与创新》专题讲座,为“金芦笙”大赛画上了圆满句号。徐沛东说,民族音乐具有自身丰富的内涵,但创作者不能局限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而是要打开眼界,融入时代。

  “原生的民族文化是需要创新的、发展的,我就是要抛砖引玉,刺激你们,使民族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徐沛东殷切地说,他真心希望黔东南音乐创作人能大胆创新,使贵州民族音乐发展得更好,走得更远。

    作者:赵毫 周恒

音协网络部:010-84921442、84921443 音协考级办:010-59759641(传真)、59759642、59759643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9-2019 中国音乐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73678号